You are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7 or Older.
We highly Recommended to Update your Browser.

明代十六世紀狂草研究──以吳中及周邊地區鑑藏、品評與書寫之考察

研究員
龍德俊
時間
2017--現正進行

當代學者研究狂草(大草),多把研究重心放於唐宋時期並分析其發展變異,然而對往後時期卻有所忽略。故此,筆者把考察重心置於稍後期的明代,重新審視並探討明代書學思想與狂草發展的關係和脈絡。

明代是狂草發展的高峰,經過唐宋時期的演化,已逐漸由一種通俗的表演形式走向符合文雅的書寫模式。元末明初,狂草更開始成為文人眼角下的一種賞玩文化,無論是宮廷書家以及文人,明人書寫狂草有如雨後春筍,無不獨樹一格。

筆者在研究中,主要審視以下問題:第一,強調「復古」的明代書學觀點與狂草書寫如何互相扣連起來,並產生變化?第二,明代有關狂草書論較散亂,需要重新整理並探討內在規律的必要。明人品評狂草的好壞,主要圍繞「俗書」與否的角度而展開,對當時不守法度、偏重抒發性情的狂草,多批評為「俗」、「惡」、及「狂怪」,可是「狂怪」和「俗書」是基於甚麼理據和標準?明人抨擊過於放縱的狂草為異端橫流,並展開了「正統」與「傍流」之間的言論,這書評現象背後反映了甚麼價值觀和意義?第三,每一朝代書法都需向經典取法,明代草書家對狂草經典書跡品鑑、刻帖流傳,以至於學習取法到轉化的過程,又是如何?

文獻所列明代草書家史料,多集中及標舉吳中地區,故此,筆者於本研究有意跳出藩籬,冀望能夠整合有關吳中以及周邊地區的草書家史料作深入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