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六至一七年度優秀教師及學生嘉許典禮 Faculty of Arts

Nam 0082

希望的燈塔
2018年4月14日
李行德教授致辭

尊敬的梁院長、各位老師、同學、各位家長、來賓:


今天中大文學院表揚教學表現優異的老師、嘉許學業成績優秀的同學,我在此向他們表示祝賀,同時借此機會想分享一些自己作為學生和老師的個人體會。

印刻於心的良師教誨 

老師和同學是非常特殊的一種關係,老師對學生的影響很像動物生態學家所說的印刻作用(imprinting)。大家可能聽過諾貝爾獎得主Konrad Lorenz的著名鵝仔實驗,剛孵出來的鵝仔對第一個往後移動的物體非常敏感,就認定它為父母,以後就跟著它。我覺得,好的老師、具有奉獻精神的老師對同學不管在大的小的方面都起著這種印刻作用。


我和中學同學有一個電郵群組,最近大家熱烈討論一位中四教我們英語的耶穌會神父,Father Moran。一位同學回想起,我們早上第一堂課交給他的英文作文功課,他常常第一個休息時間後就發還給我們,紙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評語。一想到Father Moran那麼負責的老師,自己就覺得無地自容。另一位同學說,Father Moran講課時非常投入,口沫橫飛,這種坐在第一排如沫春風的經驗難忘。我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就是Moran老師經常選讀Fowler的《現代英語用法》,例如討論英文‘continually’和‘continuously’、‘uninterested’和 ‘disinterested’在語義上有什麼差別。由於這種早年的學習經驗,我一直關注Fowler這本經典語法手冊的不同版本,養成一種對詞語之間細微差別的濃厚興趣。

 

學術思想與真理和人生意義的聯繫
我在美國讀大學本科,印象最深刻的是兩位老師,一位是哲學老師Daniel Bennett,他是社會主義者,精通馬列主義,但研究的卻是英美哲學傳統的行動理論,為英美哲學大師Donald Davidson的愛徒, Bennett 老師前年故去。另一位是認知心理學家 Lila Gleitman,她是喬姆斯基學派的健將,屬於最早一批用實驗方法去考證天賦語言知識的研究者。這兩位老師講課各有獨特風格、一邊點燃雪茄或者香煙,一邊苦苦思考,喜歡自然展露的、激烈思辨性的即席對話,非常有個性。兩位才華洋溢的老師選擇了不同的道路,Bennett 老師離開了大學,投身到當時的美國革命運動;Gleitman老師則成為舉世聞名的心理語言學家。兩位老師所選擇的人生道路很不一樣,但他們對我的影響是深遠的。他們通過自己的理念和實踐,向我說明了一些重要的人生真諦:學術思想應該與真理和人生意義有著直接的聯繫;怎麼樣的思想交流才算得上思想交鋒;一個人的才華、學識和學問跟社會賦予他的社會地位和財富,並沒有也不需要有必然的關係。


我對同學如何選擇他們的導師而接受他們的啟導,並不太瞭解。有些同學選擇資深傑出的學者為師,有些同學情願追隨那些剛出道、充滿活力的年輕學者。有些同學喜歡嚴肅嚴格的老師,而有些同學則喜歡那些比較瞭解他們需要、同情他們學習上困難的老師。在這個問題上,歷史給了我們很有趣的參考個案。

 

魯迅的明燈

最近人民大學吳真教授對魯迅先生名著《藤野先生》(Mr Fujino)做了新的考證1。藤野嚴九郎Fujino Genkuro 是魯迅在仙台醫學專門學校讀書時的解剖學老師,魯迅是當時那一百多人的班上唯一的外國學生,藤野先生每週在他的筆記本上做了詳細批改,更正語法錯誤、人體結構畫圖,並往往補充資料。仙台醫學專門學校是現在東北大學醫學院的前身。後來魯迅把藤野先生臨別送給他的相片一直掛在書房,就有了我們熟悉的名句:“每當夜間疲倦,正想偷懶時,仰面在燈光中瞥見他黑瘦的面貌,似乎正要說出抑揚頓挫的話來,便使我忽又良心發現,而且增加勇氣了,於是點上一枝煙,再繼續寫些為“正人君子”之流所深惡痛疾的文字。”


考據資料顯示,當時教解剖學還有另一位教學比重更多的老師,名叫敷波重次郎。敷波老師比較西化,能用德語授課,深受學生歡迎。相比之下,藤野老師只能用帶有鄉音的本國語言,而且教學風格死板,學生看不起他。當時的成績檔案顯示,藤野先生打分數要比敷波先生嚴格,沒有給A,給了很多D,E;魯迅在敷波老師的課堂上成績尚可,有73分,但在藤野先生的課上最後一個學期只拿了58分,屬不及格。很有意思的是,給魯迅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當時受大多數學生歡迎、給他不錯分數的敷波先生,而是嚴格一絲不苟的藤野先生。歷史上廣為中日人民所知、對中國歷史影響最大的日本人是藤野先生而不是敷波先生。

 

作為學生,拿到好的成績得到鼓勵,自然很高興。作為老師,得到好的教學評估,獲得同學認可,自然也感到欣慰。但我覺得如果目光放長遠一點,可能讓老師和同學覺得更有滿足感、更有意義的師生交流、師生互相影響,是那種存在我們記憶裡面的老師對學生的印刻。就好像Father Moran老師留給我和中學同學的美好回憶,Bennett老師在夜闌人靜時對我的不時提醒,以及藤野先生對魯迅先生的那種深遠歷史文化影響。
謝謝大家!

 

1 吳真,2017《被魯迅記憶抹去的敷波先生》《讀書》2017年11月。


Nam 0715 edit

 

DeanList16 17 1DeanList16 17 5

DeanList16 17 6DeanList16 17 2

DeanList16 17 9DeanList16 17 3

DeanList16 17 8DeanList16 17 4

 

瀏覽更多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