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Department in the News
【我們不結婚】Happily ever after的假象

明周文化 文 李慧筠 攝 劉玉梅、梁俊棋

在中大人類學的課上,鄭詩靈問學生,結婚為何要註冊,你兩個人的感情,你兩個的一生一世,與政府何干;學生想了想,答道,因為想要認受性,還有遺產、身家……

「在一九七一年,有註冊婚姻之前,大家都可能擺一圍酒,親戚朋友坐在一起食餐飯,這樣就算結婚了。」

婚姻制度千變萬化。險峻的喜馬拉雅山區上,為了令土地和財產不隨家族開枝散葉而割裂,女子會與一對兄弟結婚、共同生兒育女;在中國四川和雲南省的瀘沽湖畔,摩梭男子在夜宴後爬入約定女子的家中,情人走婚後,保持獨立,誕下的孩子由母系家庭照顧。

鄭詩靈說着這些異地的故事,叫學生想想那些「自然」和「正常」的婚姻概念,是不是真的如我們印象般歷史悠久。「在香港,我們想像那種一夫一妻、要註冊、要擺酒、要白色婚紗才是最浪漫、最好的婚姻,這段歷史其實好短,不夠五十年。」

全文請閱《明周文化》

Privacy Policy Disclaimer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opyright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