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Students and Alumni
Candy Chan

「未做FYP之前,只知道鴉片就是一種毒品,危害健康、禍害社會;在研究之中,多了角度去認識鴉片的生產、使用和貿易,與19至20世紀的香港的關係。」Candy Chan是人類學系四年級的同學,剛剛完成的畢業習作(Final Year Project, FYP)以鴉片煙罐為研究對象。「一開始是我的指導老師黃慧怡教授提議,我再看了一些資料,發覺鴉片是一個牽涉到香港、英國、印度、美國的跨國歷史現象,很有趣,就決定以此為研究主題。」

鴉片罌粟(Papaver somniferum)彩繪,資料來源:Franz Eugen Köhler, 1887

Candy介紹,鸦片罐是一種小型陶器,用於容納鴉片煙膏。「當時的人購買一罐罐的鴉片煙膏,每次吸食的時候就用針撩一點出來,放進煙槍裡,一罐大概就是一兩天的用量。鴉片罐的體積很小,大部分沒有什麼特別的花紋,看上去是比較平平無奇的。關於它的使用暫時未找到很多資料記載,目前也很少相關研究。而我之所以會著眼於鴉片罐,是因為這其實是香港出土的、有關鴉片的用具中的主要部分。一些其他用具,例如煙槍,因為是由竹子製成,難以保存下來。」

那麼,Candy是如何進行研究,又有什麼發現呢?「我看了幾百個鴉片陶罐。一部分,是向古物古蹟辦事處申請,看香港出土的罐;其中最多的來自沙中線宋皇臺站地盤發現的聖山遺址,發掘到四百幾件比較完整的鴉片罐,也有很多碎片。在這一批罐裡面,除了比較簡樸的之外,也有一些是黑釉,有人推測在此處發現較多,是因為地理位置靠近九龍寨城。另一個找到較多鴉片罐的地點是新田大夫第,很可能是當時的士紳階層在大夫第吸食鴉片所遺留下來的,那裡找到的罐反而全都沒有裝飾。另一部分,是在歷史博物館看捐贈得來的收藏品,這些鴉片罐比較精美、材質以黃銅為主,體積也比較大,與美國加州出土的鴉片銅罐非常相似。」

香港煙膏品牌的標記:「香港合隆」、「香港華興」、「上環福隆」、 「上環麗源」(左至右),資料來源:Chinese in Northwest America Research Committee, 2019

Candy觀察不同考古遺址出土的鴉片罐實物,進行分類,由此比較其時不同群體吸食鴉片的喜好、習慣之異同。「在香港出土的鴉片罐,部份是黑釉陶罌,底部亦會有品牌名稱,但是牌子非常多,只有部分重複,有些甚至是沒有牌子的。在加州出土的鴉片罐,就比較集中,主要是刻有上環福隆和上環麗源這兩個來自香港的牌子。可以見到,當時香港的人,尤其是經濟上差一點的,可能會購買小作坊生產的無牌私煙。但在加州,華人出洋打工,除了賺錢寄回家鄉之外,很大一部分閒暇時間就是在吸食鴉片,他們是非常注重品牌的。」

於香港歷史博物館進行器物考察

在閱讀相關文獻資料的過程中,Candy發現,時人有關鴉片的文化和實踐,與現時的印象可以截然不同。「對於當時的人來說,吸食鴉片是一種補充體力、放鬆身心、享受生活的娛樂活動,也是一種社交方式。一些上流人士,甚至會自行聘請煮煙師傅,在家中製作熟鴉片,有一整套精美的工具、很優雅的環境,邀請客人來一起『鑑賞』鴉片,來展示自己的財力和品味。」由鴉片罐這一鴉片產業鏈條上的小小物件出發,Candy逐漸以更加宏觀的視角來理解鴉片。「這是一個很大的跨國產業。在印度種植的罌粟,製成生鴉片,其中接近四分之三運送到香港;香港的鴉片作坊,將生鴉片加水,熬製成呈濃稠膏狀的熟鴉片,稱為煙膏,然後就裝進我研究的這些鴉片罐裡。鴉片在當時算是合法的商品,亦很容易獲得。當時認為香港的水源優質,因此生產的熟鴉片質素較高。曾有歷史學家指出,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的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鴉片貿易,它的本地消費和貿易出口,是殖民政府在開埠初年的重要收入來源,佔1860年至1890年總收入的四分之一。」

Candy在中學時修讀中史,之所以報讀中大人類學系,是源自對考古的興趣。「一開始別人聽到考古,會覺得好悶或是不太認識。我自己呢,是越讀越覺得很有興趣,因為考古學和人類學的很多東西,不只是看書或者老師告訴你,而是有實物可以上手觀察,或是在田野中親身體驗。」畢業習作這個第一次自己完成一項獨立研究的機會,亦令Candy很有成就感。「對我來說真的是第一次做research,和平時做assignment很不同。平時會上網搜尋一下其他人的論文,然後再做功課;但現在真的是由零開始、從頭開始想,自己去做研究——做FYP,你不會想做其他人已經做過的題目的嘛!遇到一些問題,或是有一些research gap沒有現成文獻的時候,就要自己去想,怎樣可以找到一些有用的資料來做分析呢?那幾百個小小的鴉片罐,我也是逐一去觀察、記錄,學習怎麼樣畫分型圖。這一年的時間裡,我經常和家人、朋友分享FYP的進展,他們都覺得有趣,對於人類學、考古學也認識多了。雖然過程比較辛苦,最後還是幾滿足的。」

【延伸閱讀】《從香港考古遺址出土的鴉片及煙草吸食工具,探討香港十九至二十世紀的鴉片加工、貿易和使用》

Privacy Policy Disclaimer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opyright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