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A
Students and Alumni
Richard Tsang

從人類學系畢業以後,Richard(阿健)先後從事過銷售、物流、廣告、保險等工作,直到近年成為註冊社工。現任職之機構主要提供家庭服務,而他自己則負責長者綜合家居照顧方面工作。Richard表示,在工作中可能未必能很實際地用到人類學的理論,同時,社工和人類學一樣,都是對人的工作。一個純粹的社工可能會從心理層面去理解案主,人類學學生則會有社會、文化及心理各方面的考量。「例如,我遇到一些案主是自梳女,那我就能了解到,原來上世紀初,很多婦女決定梳起不嫁,而她們很多時做的都是住家工,例如幫人料理家務、照顧小朋友。有趣的是,儘管她們自己沒有子女,但很多時在家族中都會有侄子或姨甥,把她們當成是媽媽一樣去照顧。這時你就會明白,哦,這就是為什麼這些晚輩會這麼掛念姑媽。又有另外一些婦女,雖然不是自梳女,但是在家裡代替了父母的角色,照料大小事務。這些婆婆的責任心是強到就算去到八九十歲、仍然會很緊張家裡的事情,但又未必與年輕人的思維相吻合,因而導致不少情緒上、健康上、生活上的問題。」人類學的訓練,幫助Richard看到人際關係、社會結構、文化變遷對一個人的影響,使他能夠從另一角度去「解構」他的案主。

Richard笑說,「我對人的洞察力和敏感度,我想,不是天生的,而是人類學教給我的。這在一對一地進行輔導和培訓的時候尤其明顯:積極聆聽、找準關鍵詞、理解說話背後的象徵性涵義,都是十分重要的技巧。」Richard認為,這些技巧可成為人類學系的畢業生在求職時的亮點。「這些能力是份份工都需要的,重點是你如何去呈現、如何和雇主推銷自己,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富有熱誠地分享自己的學習經歷,令雇主理解你的優勢所在。」

當年,人類學(anthropology)因為以a開頭,所以在介紹各學科的小冊子上排在第一個。一讀之下,Richard發現人類學的研究課題,很多他都未聽過、未見過,覺得極為有趣。「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這個世界竟然有這樣的東西,我沒有理由不揀呀!」事實上,人生總有高低潮,在生命低潮時,Richard也曾懷疑自己、自問為何要選擇這樣一個冷門科目。「但當我慢慢學習、提升和檢視自己時,我就發現,其實我沒有選錯——我自己就是喜歡好玩的東西,因此人類學很適合我。選擇自己喜歡的東西,是忠於自己、對得住自己的。」現在,Richard不時教授一些課程和工作坊,而當中也會應用到許多人類學的知識:例如用醫學和宗教人類學中,不同文化中的人會尋求幫助的不同方式,來研究「放鬆」和「健康」這些概念;在面向婦女的課程中,講解女性在社會上的角色、剖析性別區分的深層意涵。Richard說,「其實,我自問不是很好的學生,讀書時的很多東西都忘記了、要再查書;不過可以重溫也是不錯呀!教書的一大心得是,引起學生的興趣非常重要。而要讓課程的內容有趣、得意、過癮,人類學當中就有豐富的素材可供運用。」

Privacy Policy Disclaimer
Department of Anthropology,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opyright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